■街談
  殷曉非是誰?殷曉非是河南南陽一個普通人。6月4日,在湖南婁底二大橋下,為救落水女青年,殷曉非連衣服都來不及脫掉就第一個跳進湍急的河流中進行營救,最終獻出了年輕的生命。
  現在,英雄回家了。在離別家鄉多日之後,這個忠厚老實、俠肝義膽的河南漢子,化作了一捧灰土,永歸他熱愛和眷戀的土地。 6月9日上午9點,在滬陝高速南陽卧龍站路口兩旁,站滿了自發前來迎接英雄殷曉非骨灰的數千名市民。“向英雄致敬!”“曉非,家鄉親人接你回家!”“放心去吧,我們都是你的家人!”人群中有學生、教師、工人、農民、公務員等,有的手舉橫幅,有的手捧鮮花,靜靜地守候著。(相關新聞見今日本報A10版)
  有這樣一種人,他很平凡,但在關鍵的時候,總能閃爍出耀眼的光芒。殷曉非正是這個群體中的一員,縱身一躍的瞬間,用生命書寫了一個大寫的人。湖南婁底,河南南陽,這兩個一南一北的城市,也因為好人殷曉非,而凝結起不可分割的情感聯繫。英雄的意義,跨越地域的阻隔,也跨越了時間,成為一座永遠的豐碑。
  易卜生說,“我常常覺得整個世界像是一艘海上遇難的大船,最要緊的是救出自己”。從哲學角度審視,殷曉非的行為,也正是在替我們救贖自己。當救與不救成為“鍵盤英雄”們的熱點話題,平凡的殷曉非,似乎從未糾結所謂的“道德底線潰散”,用實際行動向社會公眾重新詮釋了一次“河南好人”,給“見義勇為”譜寫了新的內涵。而更值得珍視的是,殷曉非遠在遙遠他鄉,對於身處險境的陌生人,如果未伸援手,輿論也不會帶給他絲毫壓力。慷慨救援的背後,是一種古之俠者的熱忱,也是一種公共精神的踐行。
  而現在,這樣的精神似乎有些讓人感到稀缺。某種意義上,我們陷入一種集體性的迷思。張藝謀在《歸來》中描繪了一個這樣的場景:主人公陸焉識帶著思念成疾的妻子等待“自己”的歸來。對於我們而言,公序良俗的構建又何嘗不是一場歸來,一次重新發現自己?對殷曉非的銘記,既是對英雄的尊重,對生命的尊重,也是對我們的再啟蒙,重新發現我們心中的善與愛。整個社會的公共精神正是基於這種內心的溫度,才擁有了聚沙成塔,集腋成裘的力量。
  現在,距離殷曉非遇難已過去數日。值得慶幸的是,社會對他的關註卻並未消退。6月8日,3000婁底人自發送別,各界捐助善款突破40萬……種種讓好人得好報的利好跡象,詮釋著以德報德的古老傳統。這,也是構建公共精神最為關鍵的基石。別讓英雄“流血又流淚”,用善行回報善行,每一個看似微小的義舉,每一點對英雄身後事的關心,所積聚起的是一種善的“蝴蝶效應”,它可以把“河南好人”殷曉非的精神,如春風拂大地,吹進更遠更廣闊的地域。
  沒有人是一座孤島,所有人都是一個共同體。唯有共濟,互愛,彼此關照,我們的社會才有對抗風險的力量。殷曉非是一個人,他背後卻代表著整個“河南好人”的群像。面對危難,我們每一個公民向他們學習,多一些勇敢,少一些袖手旁觀,這個社會便自然凝聚起向上的力量。
  讓我們向殷曉非致敬,也向所有長期踐行善良的公民致敬。沒有他們,就沒有我們美好的明天。
  □晚報評論員 楊興東
  (原標題:殷曉非代表了一種公共精神)
創作者介紹

美食網

nf52nfomg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